阳明病猪苓汤证

摘要:发黄之证,多成于湿热,诸治发黄之方,皆治湿热之方也。乃有本阳明病,其人蕴有湿热而不发黄者,自当另议治法,而阳明篇中亦曾载其治方矣。

猪苓汤,是经方名医黄煌先生的常用方剂,是临床尿道炎,泌尿道感染专方,可诊疗下焦湿热。今日大家来学习一下猪苓汤,读读中西医汇通我们张锡纯对此方的用法与体验。

阳明病猪苓汤证

阳明病若脉浮发热,渴欲饮水,水肿胀满者,猪苓汤主之。

《伤寒论》

提要

承原作221条来说阳明津伤水热互结的证治。

释义

本条省略号下一若字,是承继221条而来,也是设法御病之词,演说阳明病误下后余热留于胸膈者,有里热太盛津气受伤者,亦有下后面世水热互结之证。本条是下后津液受到损伤,阳明余热犹存,故脉浮发热、渴欲饮水。心烦不眠,则是水热结于下焦,亦是猪苓汤的主证。故用猪苓汤,取其开胃育阴解毒之功。

发黄之证,多成于湿热,诸治发黄之方,皆治湿热之方也。乃有本阳明病,其人蕴有湿热而不发黄者,自当另议治法,而阳明篇中亦曾载其治方矣。

张拱端曰:肺脉浮,肺主皮毛,故脉浮发热为肺水肿。经云:饮入于胃,游溢精气,上输于脾,性格散精,上归于肺,通调水道,下输膀胱,水精四布,五经并行。是渴为肺不四布水精,骨蒸劳热为肺不通调水道下输膀胱,非若口干舌燥之渴热在于胃也。上节之渴关于胃,宜黄龙加人参;此节之渴关于肺,宜猪苓汤。

按:此节所谓脉浮者,乃病入阳明,而犹连太阳之腑也。盖太阳之病,在经脉浮,在腑亦脉浮,此因太阳之腑蕴有实热,导致热结便秘,而热之入于阳明者,不能够由阳光之腑分消其热下行,转上逆而累及于肺,是以渴欲饮水也。治以猪苓汤,是仍欲由阳光之腑分消其热也。

猪苓汤方

猪苓去皮、茯苓块、驴皮胶、狄琼皂、泽泻各一两。

上五味,以水四升,先煮四味取二升,去滓,纳傅致胶,烊消,温服七合,日三服。

猪苓、茯苓块,皆为渗淡之品,而猪苓生于枫下,得枫根阴柔之气(茯苓皮生于Panasonic,松经霜弥茂,猪苓生于枫下,枫经霜红陨,则枫性之阴柔可以知道也卡塔尔(قطر‎,以其性善化阳,以治因热小便不利者尤宜,故用之为主药。用泽泻者,因其能化水气上涨以止渴,而后下落以利小便也。用松香皂者,其性可代石膏,以清阳明之实热,又能引其热自小便出也。用傅致胶者,因太阳之腑原与少阴相连,恐诸明目之药或有损于少阴,故加阿胶大滋真阴之品,以助少阴之气化也。

西医虽没能将肾之效果发挥尽至,而谓其能漉水亦自可取。若少阴衰弱,不可能作强,则失其职,即为小便不通之证,法当以渗淡通利之品治之。然专项使用通利诸药亦有无法奏效者,且虑其伤肾故加驴皮胶以助少阴之气化,少阴壮旺,自能助消痈诸药通调水道矣。

陈古愚曰:此汤与五苓之用有天差地别,五苓治理太湖阳之水,太阳司寒水,故加桂以温之,是暖肾以行水也。此汤治阳明、少阴结热,二经两关津液,惟取滋阴以行水。盖伤寒表证最忌亡阳,而里热又患亡阴,亡阴者亡肾中之阴与胃之津液也。若过分渗利,则津液反致耗竭,方中傅致胶即从宁心中育阴,是滋养无形以行有形也。故仲景云:汗多胃燥,虽渴而里无热者,不可与也。

《金鉴》注曰:太阳烦热无汗,小便利者,大白虎汤证也。脾虚体倦者,小青龙去羊眼半夏加花粉、茯苓块证。烦热有汗而渴,小便利者,桂枝合黄龙汤证;风火牙痛者,五苓散证。阳明病烦热无汗而渴,小便利者,宜葛根汤加石膏主之;小便短赤者,以五苓散加石膏、寒水石、滑石主之。阳明病烦热有汗而渴,小便利者,宜黄龙汤;骨蒸劳热者,以猪苓汤。少阳病寒热,无汗而渴,小便利者,以柴胡汤去和姑加花粉;反胃呕吐者,当以小柴草加茯苓皮。太阴无渴证,少阴阳邪烦呕,小便赤而渴者,以猪苓汤;少阴阴邪下利,小便白而渴者,以真武汤。厥阴阳邪消渴者,黄龙加西洋参汤;厥阴阴邪转属阳明,渴欲饮水者,少少与之则愈。证既不一样,法亦各异,当详审而明辨之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