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过不少中药

摘要:西医看病,靠的是化验、影像学等检察手段,重视的是客观依据,往往忽略医生的主观能动作用;中医看病,靠的是望、闻、问、切四诊合参,重视的是医家的积极考察。

20世纪70年代,广西中医学院会诊一病例。患者是一老干部,发热40多天不退。用过各种抗生素,服过不少中药,体温始终不降。于是请全院名医会诊。就在大家聚精会神讨论病情的时候,林沛湘老中医注意重到一个细节:病人从暖瓶中倒了一杯水,马上就喝下去了。当时天气很热,喝些水是正常的。林老悄悄用手触摸了一下杯子,发现还在烫手。热天喝这样烫的水,说明体内大寒,仅此一点,病情就明白了。于是,林老力排众议,以少阴病阴寒内盛,格阳于外论治,处以四逆汤加味,药用附子、干姜、肉桂等药,一剂而体温大降,几剂后体温恢复正常。

细节决定成败

西医看病,靠的是化验、影像学等检察手段,重视的是客观依据,往往忽略医生的主观能动作用;中医看病,靠的是望、闻、问、切四诊合参,重视的是医家的积极考察。孙思邈曰:省病诊疾,至意深心,详察形候,纤毫勿失,处判针药,无得参差。这里,至意深心,详察形候,纤毫勿失三句话,提出了医家诊察疾病的标准,即用心至意深心;全面详察形候;仔细纤毫勿失。上案林老中医正是注意到病人虽然发烧却喜饮热水这一细节,才断定此案乃是阴寒内盛,格阳于外引起,看到真寒假热的本质,用四逆汤本属的对之方,故而应手取效。林老的高明之处,靠的就是细心,细节决定成败。

在认证识病方面动脑筋

一般而论,行医之难不在于治病,而在于认证识病。病证认对,病机找准,用药一般都不致于出格。名医能治好常医治不好的病,不见得用药有多独特,主要还是在识证认病方面能动脑筋,肯下工夫。这个工夫,无非就是孙思邈所提倡的用心、全面、细致而已。著名医家张孝骞院士说过:诊断疾病的工作,就是侦探破案工作,哪怕一点小线索也不能丢失。看来即使西医也强调精细诊察的原则。

晋杨泉指出:贯幽达微,不失细小,如此乃谓良医。使果能洞能浊,知几知微,此而曰医。都是说诊病察证要注重细节。南京名医干祖望老先生说:看病要吹毛求疵,尽量找一些不受人们注意的小小变异之处,加以特别重视。那些细碎琐事,平时不加注意的那些不起眼的变化,顺藤摸瓜,会发现出很大的事来。诚如佛家所谓的须弥小事。

诚然,若要贯幽达微,知几知微,则必须博学精思,所谓学不博无以通其变,思不精无以烛其微是也。

下面列举一个案例,看看精细辨证的理念,被医家们发挥得何等出色。

缸盖信石知病因

范文甫诊病处处留心,常能从细枝末节中察出病源。有一病家全家人均患皮疹,他医用硫黄等治之更加严重。范氏至其家,见其水缸盖上放有许多晒制信石,因问:合家吃此水乎?答曰:不差。由此认定系信石之毒所致。唯有防风可解,令从皮肤外达。遂以单味防风煎服,果然得愈。

按:范氏能治好他医未能治愈之病,用方并不稀奇,关键在于用心体察症结,找出被忽略的细节,所谓能洞能浊,知几知微,树立了大医风范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