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六味地黄丸还可以治疗哪些疾病

摘要: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肾络受损为兼夹病机,症见尿中泡沫,夜间为甚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北黄芪、全当归、鬼箭羽、蝉蜕。

众所周知的补肾名方六味地黄丸,主治证型是肝肾阴虚证,而六味地黄丸还可以治疗哪些疾病,使用时又应注意些什么呢?且看正文~

肝肾阴虚证是指由肝肾阴液亏虚,阴不制阳,虚热内扰所致的证候。以头晕目眩、耳鸣健忘、口咽干燥、失眠多梦、腰膝酸软、五心烦热、盗汗颧红、遗精经少、舌红少苔、脉细而数等为主要临床表现,见于石淋、劳淋、尿浊、便秘、瘿病、耳鸣、眩晕、心悸、痹证等病症。

常用处方六味地黄汤

药物组成:大生地,粉丹皮,山茱萸,建泽泻,怀山药,云茯苓。

基础配伍:全方六味,适用于以肝肾阴虚,虚热内扰为基本病机的石淋、劳淋、尿浊、便秘、瘿病、耳鸣、眩晕、心悸等慢性疾病。该方以大生地为君药,该药味厚气薄,功专滋阴清热、养血润燥、凉血止血、生津止渴。臣以山茱萸补肝益肾,兼以涩精;怀山药补脾固精。三药相得,合为三补。佐以建泽泻利湿泄浊,粉丹皮清热凉血,云茯苓淡渗脾湿。三药相合,即为三泻。

主治:①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膀胱湿热为阶段病机,症见腰腹酸胀,偶见刺痛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车前子、怀牛膝、海金沙、生内金;若湿热渐除,肾气未复,气化失司者,在此基础上加北黄芪、菟丝子、潼蒺藜、炒杜仲。

②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肾络受损为兼夹病机,症见尿中泡沫,夜间为甚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北黄芪、全当归、鬼箭羽、蝉蜕。

③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肠道失润为阶段病机,症见大便干秘,努力始出,神疲乏力,肌肤瘙痒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北黄芪、全当归、生首乌、决明子。

④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痰瘀搏结为阶段病机,症见神疲腰酸、颈部不舒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女贞子、旱莲草、猫爪草、山慈菇。

⑤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清窍失养为阶段病机,症见耳内鸣响,声如蝉叫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枸杞子、白菊花、石菖蒲、炙远志、煅磁石、五味子、广郁金、益智仁等。

⑥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开阖失司为阶段病机,症见尿频腹痛、腰酸时作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桑螵蛸、益智仁、瞿麦根、萹蓄、台乌药、小茴香等。

⑦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肝阳偏亢为阶段病机,症见头昏神疲、目干涩糊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枸杞子、白菊花、夏枯草、茶树根、石决明、明天麻。

⑧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心脉不畅为阶段病机,症见心胸惶惶、憋闷少气、头晕目糊、耳鸣如蝉。若阶段病机趋于主位,在此基础上加北黄芪、全当归、柳桂枝、生甘草、炒枣仁、紫丹参、瓜蒌皮、真降香等。

此外,独活寄生汤、养血平肝六对汤等方亦为常用的治疗肝肾阴虚的主方。

医案举隅

1.六味地黄汤加味治疗石淋治验

毛某,男,29岁。2015年6月17日初诊。

主诉:反复左腰腹部绞痛5年余。

病史:素有左肾结石病史。5年来,虽经超声碎石及微创手术治疗6次,左腰腹部绞痛仍时作时休。1周以来,左腰酸胀,偶见刺痛。平素动则汗出,胃纳可,二便调,夜寐安。

查体:舌质淡红,苔薄白,脉细缓。

中医诊断:石淋。

辨证立法: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膀胱湿热为阶段病机。治以滋肝益肾、益气通淋,基本病机、阶段病机标本兼顾。

处方:六味地黄汤加味。

大生地30g,怀山药30g,山萸肉12g,白茯苓12g,建泽泻10g,粉丹皮10g,车前子30g,怀牛膝15g,生黄芪30g,海金沙30g,生鸡内金30g。水煎服,7剂。

二诊:2015年7月8日。左侧腰部胀满减轻,余症稳定。此气化有权,湿热渐化之象,当减清热利湿之品,增强肾益精之味也。上方去车前子、怀牛膝,加菟丝子20g,潼蒺藜20g,炒杜仲15g,7剂。

三诊:2015年8月26日。连服上方1个月,腰部胀满若失。1周以来,口角糜烂,口干欲饮,大便欠润,尿黄浊臭,入睡较慢。舌质淡胖、尖红,苔薄白,脉细。考虑肾阴不足为基本病机,膀胱湿热为阶段病机,心火偏旺为即时病机,目前阶段病机、即时病机趋于主位,故当滋阴清火、清热利湿、排石通淋,从阶段病机、即时病机入手,标本兼顾。

处方:白通草6g,淡竹叶15g,生甘草5g,大生地30g,净连翘20g,对坐草30g,海金沙20g,生鸡内金20g,滑石粉10g,台乌药10g,川牛膝20g,车前子30g。水煎服,7剂。

四诊:2015年9月2日。药后,口糜罢,大便通,夜寐欠安。此心热虽除,阴液未复也,再当滋阴清热利湿,从本论治。

处方:大生地30g,怀山药30g,山茱萸12g,白茯苓12g,粉丹皮10g,建泽泻10g,女贞子30g,墨旱莲15g,野百合20g,对坐草30g,海金沙30g,鸡内金20g。水煎服,7剂。

按语:泌尿系统结石其位在肾或膀胱,多为肾阴虚弱,灼津成石或肾失气化,聚湿为石。本案患者长年夜卧较晚,饮水较少,渐而肾阴不足,膀胱湿热,以致左肾结石作矣,而腰部绞痛乃结石阻遏,气血失畅之象。其中肾阴不足为基本病机,膀胱湿热为阶段病机,故初诊以六味地黄汤合车前子、怀牛膝、海金沙、生内金,滋阴清热、利湿通淋并进,且以生黄芪益气化石,以增药效。二诊时,患者腰部不适减,为湿热渐化之象,故去车前子、怀牛膝,加菟丝子、潼蒺藜、炒杜仲加强益肾气、助气化之功。三诊时,即时病机心热上炎下移当时,故口角糜烂、口干欲饮、大便欠润、尿黄浊臭、入睡困难,遵急者治标之意,以导赤散、六一散之属滋阴清热利湿。四诊时,前症解缓,再以清养之剂收功。

2.杞菊地黄汤加味治疗耳鸣治验

郭某,女,67岁。2015年9月2日初诊。

主诉:反复耳鸣1年余。

病史:1年来,时觉耳内鸣响,声如蝉叫,夜间为甚,昼日轻减,发作之时,听音尚无影响,虽经高压氧治疗后缓解,然终未能消矣。平素头晕目糊,夜寐不佳,口中异味,偶有心悸,胃纳可,二便调。素有子宫切除及胃切除史。

查体:舌质暗淡,苔薄白,脉弦细。

中医诊断:耳鸣。

辨证立法:肝肾阴虚为基本病机,清窍失养为阶段病机。治以滋肝益肾、通络宣窍,基本病机、阶段病机标本兼顾。

处方:杞菊地黄汤加味。

枸杞子30g,白菊花12g,大生地30g,怀山药30g,山萸肉12g,白茯苓12g,粉丹皮12g,建泽泻12g,石菖蒲15g,炙远志10g,五味子10g,生龙骨30g,益智仁15g。水煎服,7剂。

二诊:2015年9月9日。服药1周,夜间耳鸣如蝉稍减,心悸未作,夜卧安宁。此肝肾阴液不足稍有缓解,清窍渐有濡润之象,当守原意再进。上方去远志、龙骨、益智仁,加桑椹子20g,7剂。

三诊:2015年9月23日。上方连进2周,耳鸣大减,头晕亦缓,夜能安睡。药证合拍,当再予原法击鼓再进。上方加煅磁石30g,7剂。

按语:耳鸣之辨先分虚实。一般以昼重夜轻或听音模糊为实证、昼轻夜重或听音清晰为虚证,故本案患者以虚证为主。本案患者耳鸣兼有头晕目糊、夜寐不佳、偶有心悸诸症,可概括为肝肾阴虚、虚阳上扰,清窍失养、心神不宁之证,又以肝肾阴虚、虚阳上扰为基本病机;清窍失养、心神不宁为阶段病机,故初诊以滋肝益肾、通络宣窍之法,杞菊地黄丸合耳聋左慈丸出入治之。二诊时,患者虽耳鸣减,心神宁,但基本病机未变,故仅予原法出入,随证去远志、龙骨、益智仁,加桑椹子;三诊时,患者诸症大为改善,故再加煅磁石潜镇以增加疗效。

返回列表